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诺斯勋爵的表现就像是个外行 他仍然享有国王乔治三世的支持
诺斯勋爵的表现就像是个外行 他仍然享有国王乔治三世的支持

今天小编带大家一起了解,在10月20日,大陆会议发表了一份会议决定的正式声明。来自12个殖民地的51位代表—只有佐治亚州没有签字——在联合决议上签了字。他们要求废除所有的强制法案《魁北克法案》,以及包括《宣告法》在内的,自上次对法战争结束以来英国通过的每一条美国法令。大陆会议表示,这些法令构成了“一个毁灭性的系统”,带着明确的意图被创建出来,“大英帝国用其奴役这些殖民地”。这样的系统必须取消,否则殖民地就强制将其废除,并实行对宗主国的完全贸易禁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呢?

英国的货物进口将于1774年12月1日被终止。下一年的9月,禁令也将同样延伸到出口贸易。届时,将不会有一艘货船从殖民地驶向宗主国。出口禁令是此前不曾有过的,它远远超出了用来对付《印花税法案》或汤森德关税的贸易抵制,并且可能坚持不了多久。即便如此,当这条消息在圣诞节前两周到达伦敦时,诺斯勋爵和内阁震惊不已。它在马萨诸塞州引发的反应也同样令人吃惊。10月17日,当里维尔到达坎布里奇时,虽然没有联合决议,但他已经知道里面会包含什么内容,此前的省议会已在汉考克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周。这次集会是非法的,并且从一开始就是分裂的。来自伍斯特县的56人呼吁建立一支军队,他们在伯克县的同志们也意见一致,但其他县都退缩观望,等着费城那边的官方消息。不过很快,激进派就占了上风。

辩论是秘密进行的,只记录下了最终的决定。不过这样的行为也足以构成谋反了。一组委员会列出了马萨诸塞州自我防卫所需的武器。25日,省议会投票决定购买足够的物资装备军队:22门野战炮、4门迫击炮用于包围镇子,35吨的霰弹、实心弹和炸弹,1000桶火药,5000支装配刺刀的火枪和步枪,7.5万颗打火石。第二天,成员们通过了一项关键决定:创建新的民兵团,这是埃尔布里奇·格里这类人长久以来一直在主张的。旧的殖民地民兵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支由当地团体组成的新军队,每个团体选举自己的军官。

这绝对是叛国罪,任何一位英国法官的字典里都是这样写的。两天后,10月28日,省议会再次触犯这条罪行,投票决定不把当地税收交给殖民地的出纳,那位出纳员已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20年,是英国的坚定支持者。以后,这笔钱将会进入省议会创建的一个基金,由他们自己的出纳监管。这也是谋反,而且是公开的。几天后,《波士顿公报》刊登了两份决议的内容,并有会议记录员的署名:这是个重要的细节。在英格兰法院,一份有署名的会议记录就足以将约翰·汉考克和其他所有与会人员送上绞架了。

与此同时,该区域的其他地方也在备战。10月,罗得岛的会议授予了每个城镇建立自己独立民兵团的权利,并承诺会驰援马萨诸塞州。康涅狄格州进行武装操练,并将军火库存增倍。但是新闻传到英格兰的速度总是异常缓慢,恶劣的天气也成了共谋,制造出更多的延误。坏天气为英国提前带来了冬天,也困住了全部的西行航线。海难事故的报道比比皆是,横跨大西洋的航行时间突然延长了一倍。直到12月9日,关于联合协议以及坎布里奇的投票的第一份报道才抵达伦敦,由一艘从组约出发的货船带来;消息尽管令人震惊,但这些也只是媒体的报道,可能并不准确。几天后,就8月下旬马萨诸塞州伍斯特的叛乱,司法部长瑟罗发表了看法,认定那就是叛乱行为。但这还不够。那些被他称为叛军的人,由约书亚·毕格罗领导,不过是些次要人物,也许他们并不能代表整个殖民地。

无论怎样,内阁在做出任何新的决定之前,需要听到盖奇将军的正式说法。在坎布里奇投票后,盖奇立即搜集了一捆带有罪证的报纸,包括《波士顿公报》的相关期号。和这些报纸一起送出的还有一封信,盖奇写道,反叛者们计划出兵与他在战场上作战。这份邮包被送上了一艘海军帆船,圣劳伦斯号,并于11月初离开波士顿,但直到新年到来才抵达英格兰。而在此期间,报纸都在嘲笑国王的首席部长因为他表现出的似乎是优柔寡断,甚至是懦弱。

诺斯勋爵的表现就像是个外行,《民众报》对首相做出草率、轻蔑的评价:“他取得了一定的政治重要性,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才千与之并不相称。”白厅的情绪变得脆弱、易怒。就算没有媒体的支持,诺斯勋爵仍然享有国王乔治三世的支持,因此他的同事们将帝国的瓦解归咎于盖奇和达特茅斯。殖民部长提出向美国派出调查委员会,去会见友好的一派,希望可以找到和解的方法。但这个想法已不再可行。在强制法案通过以前,派出调查团可能还会有用。而现在提出这样的建议只会激怒内阁的其他成员,这些人对达特茅斯和盖奇的信任已降到了最低。

然而,讽刺的是在新英格兰,这位英国的指挥官终于自己采取了强硬路线。虽然缺乏交流,盖奇已经摆脱了低迷的士气。甚至在坎布里奇会议之前,他就已经承认了他最初给国王提出的建议是严重错误的。渐渐地,他的态度转变了。将军不再是以代理州长政务为主业的政治家,在那年秋天,他又恢复了作为一名军人的勇气。10月初,盖奇终于写信给他的朋友巴林顿勋爵,跟他说了夺回新英格兰所需要的一切。面对一个近50万人口地区的叛乱,他需要2万名士兵和更多的火炮。他终于提到了骑兵“三或四个轻骑兵团”—在行军部队的前方撒网侦查。他的要求完全是不切实际的英国的陆军兵力仍处于和平时期的水平,其中20个营被固定在了爱尔兰,英国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军队和马匹—但至少盖奇已经开始看到他所面对的挑战的规模。

他也开始听取自己手下鹰派军官的意见,如珀西准将和亚历山大·莱斯利。从莱斯利上校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茶叶被倾入海港到现在过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到了1774年秋天,盖奇已经认同了他的观点:必须使用武力让殖民地屈服。学者们对将军在那个冬季的想法有着不同的解读,但只有三种证据存留了下来:他寄回英格兰的信;政府自己的报纸,表明了政府明白他所说的;还有最能说明问题的——盖奇每天对手下下达命令的记录,今天它被保存在波士顿公共图书馆和纽约历史协会。放在一起,证据显示盖奇将军绝不希望达成什么停火协议或交易,他希望被告知对省议会“我希望你能果决坚定地派给我足够多的兵力,长驱直入统领这个国采取攻势。

家…确保每一寸土地上的服从,”盖奇在12月14日写信给巴灵顿,“事情正处在紧要关头,如果此时退让就要永远退让。”即便他在表面上安抚波士顿人,几周以来他的一举一动都指向一个目的。叛乱已经发生,就必须被镇压。将军知道来年春天必有一战,即使他所要求的增援部队尚未所需的增援以前,推迟任何战斗;伦敦方面的强硬指令要求他追拿叛军。到来。他的命令记录展现了他思想变化的过程。他的主要考虑是:在他得到与此同时,盖奇想要避免激怒其他殖民地,以防它们在自己准备好行动之前去援助马萨诸塞州。出于同样的原因,他还要预防他的军队和波士顿市民之间出现暴力摩擦,那样就会导致过早交战。

因此从10月底开始,军队的纪律变得格外严。三名擅离职守的士兵挨了鞭子,每人1000下。哨兵们被告诫不许与路人争论,此外盖奇让手下的军官与波士顿的地方法官保持联络,确保他们逮捕任何在街上吵架的士兵。从11月14日开始,营地实施严格的宵禁,晚上8点过后英国兵不得外出。加固波士顿防御工事的工作已基本完成,波士顿公园里也建起了临时营房,虽然受到了当地公民的抗议阻挠,将军还是加紧训练他的部队。每当天气晴朗,他们就练习独立射击或排枪射击。步兵必须学会“以极快的速度”转身发枪,他们的总指挥官说道。他们练习为火枪快速上膛,用锤子打实以防止不发火11月底,盖奇为那场他知道必然会发生的交战起草了一份战斗命令。十个兵团—更多的兵团已经到来,还有从纽约运来的弹药——分成三个部队,总人数近4000人:这就是他能调用的全部兵力了。这些人的冬天将会非常难过,士兵和家属们就住在柴火短缺的临时营房里,痢疾和天花已夺去了不少生命。他们周围的波士顿城一如既往地充满敌意。不过大洋另一端的拖延和犹豫终于到了要结束的时候。

虽然美国人已经开始革命,但英国人现在也打算开战了。1月的第一个星期,诺斯勋爵收到了必要的确认信息:约翰·汉考克和他的同志们已经建立了一个非法政府。这让英国别无选择。和从前斯图亚特王朝的苏格兰拥护者们一样,新英格兰的叛党们也别想获得任何怜悯或宽恕。

福州市分歧围裙贸易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远洋路351号至423号福州光明港梅园国际大酒店附属商业楼F层421号-B